当前位置:主页 > 县域发展 >

蔡昉:中国城镇化过程离不开“退出、流入、进入”三个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8-06-12    来源 :中国乡村发现   作者:佚名  

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一组数字:过去五年,中国城镇化率从52.6%提高到58.5%, 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

近年来,中国城镇化进程正在加速,且不光注重量的扩大,更加注重质的提升。历经几十年的探索与发展,中国城镇化呈现出怎样的特征?如何正确认识中国城镇化的发展过程?

2018年6月2日,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共同主办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8年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40年的发展历程,我们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对资源也有了重新配置的过程。“在重新配置过程中,不仅包括一二三产业之间的重新配置,也包括地域之间、部门之间、城乡之间的各种配置。”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发展呈现出怎样的特征呢?在蔡昉看来,“退出、流出和进入”这三个关键词确定了中国以劳动力为主的资源重新配置的过程。而这也是城镇化的过程。

蔡昉表示,中国城镇化第一个特征化事实就是“退出”。农村改革推动劳动力的退出。农村改变了激励机制,显著提升了农业的劳动生产率,也释放了剩余劳动力。“城镇化率伴随着农业劳动力比重下降和人数的减少,以及非农产业的提高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因此,在这一过程中,大量劳动力从农耕中释放出来。”

中国城镇化第二个特征化事实是“流动”。蔡昉表示,流动是以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作为标志,为沿海地区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而且这些企业所发展的区域并非原来意义上的大城市,而是一些小城镇地区,最后形成了城市集中连片区域。

“集中在小城镇地区的产业集群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导致被释放出来的农业剩余劳动力能够在区域上进行大规模地转移,最为突出的特征是在城镇地区,农民工的数量大幅提高。因此,第二阶段表现为劳动力在农村和城镇之间的流动。”

中国城镇化第三个特征化事实则是“进入”。蔡昉认为,过去,劳动力在流动过程中面临较大的制度障碍。制度层面的障碍会阻止资源的重新配置。“因此,清除进入障碍的一系列改革也是完成整个城镇化过程中的重要一步。”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们看到政府渐进式的推动了各项改革。虽然户籍制度仍然存在,但户籍制度之外,和它配合的制度已经成熟了。比如我国废除了粮票制度、票券制度;打破了‘大锅饭’等。与此同时,户籍制度本身身份认定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系列的创新举措,是我们过去探索的过程,也是我们的改革经验。”蔡昉说。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每日经济新闻2018-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