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县域发展 >

周洪宇:两点发力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

发布时间:2018-07-03    来源 :中国乡村发现   作者:佚名  

义务教育水平的高低,决定着一个国家国民的整体素质,决定着一个国家的未来发展,决定着一个民族的荣辱兴衰。义务教育是国民教育的基础,人人接受平等、高质量义务教育,是全体公民所具有的基本权利。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正处于新型城镇化深入发展的关键时期,这对整体提升义务教育办学条件和教育质量提出了新要求。同时,户籍制度改革、计划生育政策调整、人口及学生流动给城乡义务教育学校规划布局和城镇学位供给带来了巨大挑战。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我国城乡义务教育正呈现出新的特征:一方面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矛盾突出,小规模学校持续增加,乡村优质教育资源紧缺,教育质量亟待提高;另一方面城市教育资源配置不适应新型城镇化发展,大班额问题严重。针对“乡村弱”和“城镇挤”这两大难题,2016年7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也提出确保2020年全国基本实现县域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战略目标。从这些政策可以看出国家对城乡义务教育均衡且优质发展问题的重视。在政策具体落实的过程中,笔者认为该问题应从以下两个方面着手:

第一,坚持制度创新,促进城乡义务教育均衡优质发展。针对乡镇寄宿制学校工勤和教学辅助岗位严重不足的问题,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为乡镇寄宿制学校提供工勤和教学辅助服务,重点提高乡镇寄宿制学校管理服务水平;针对农民工随迁子女所在城市学校资金不足、办学积极性不高的问题,利用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数据,实行“两免一补”资金和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资金随学生流动可携带,坚持以公办学校为主安排随迁子女就学,对于公办学校学位不足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安排在普惠性民办学校就读,保证农民工随迁子女和城市孩子享受同样的优质教育;针对城镇学校大班额的问题,通过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实施学区化集团化办学或学校联盟、均衡配置师资等方式,加大对薄弱学校和乡村学校的扶持力度,促进均衡发展,限制班额超标学校招生人数,合理分流学生。

第二,实施精准教育扶贫,补齐农村义务教育短板。首先,要项目全覆盖。教育扶贫的范围包括贫困地区的教师人才队伍和学校基础设施等教育软硬环境建设,教育扶贫的对象不仅涉及到贫困家庭的每一个孩子,还涉及到贫困地区学校的每一位教师,要让教育扶贫的优惠政策惠及到贫困地区每一所学校、每一位学生和每一位教师。其次,要聚焦目标。义务教育阶段则主要聚焦于中小学生生命安全、农村留守儿童、学生营养改善和乡村教师流失严重的问题。最后,要精准发力。要改变原来“大水漫灌、一刀切”的方式,对症下药,靶向治疗,实行精准教育扶贫。利用信息技术,建设“农村教学点数字学校”,解决农村教学点“开不齐课,开不好课”的现实难题;开展TPACK(技术、教学法与学科内容整合的知识)教师知识能力培训,提高连片贫困地区农村教师专业发展水平;建立“亲子桥”和“家校通”系统,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和家长的沟通,弥补情感的缺失和保证生命安全。

作者系全国人大常委、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农民日报 2018年06月30日